植物学家也是颜控但这会造成一个问题……

2021-08-11 18:30:20 来源:环球科学
植物学家也是颜控但这会造成一个问题……

  在阿尔卑斯山西南部,一种植物被广泛研究(上图),另一种却很少受到研究者关注(下图)。

  撰文| 吉利恩·克雷默(Jillian Kramer)

  翻译| 鲁智元

  科学家和园丁似乎都无法抗拒华丽的花朵或高耸的茎株。一项新的研究发现,植物学家不可避免地倾向于选择艳丽的植物进行研究,而对单调的、颜色最沉闷的和体型矮小的植物而言,即使濒临灭绝也常常被忽视。

  这篇研究论文发表在《自然·植物》(Nature Plants)杂志上,回顾了1975-2020年间对生长在阿尔卑斯山西南部的113种植物进行的280项研究。阿尔卑斯山是主要的生物多样性热点研究区域之一。研究人员收集了有关植物形态(如大小和颜色等特征)、生态和稀有性的数据,统计了对每种植物开展的研究总数。他们发现,引人注目的植物也吸引了更多科学研究的关注。

  意大利都灵大学的生物学家马蒂诺·阿达莫(Martino Adamo,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表示,蓝色是最罕见的花朵颜色之一,但关于开蓝花的植物(色调从靛蓝色到青色)的研究却不成比例地多。开红色、粉色或白色花的植物比开棕色或绿色花的植物受到更多的研究;茎株高的植物也不仅仅是在字面意义上更突出,它们受到的关注也更多。

  “我们的研究结果并不是说研究人员把重点放在了更漂亮的植物上,”阿达莫说,“而是说更显眼、更容易定位和色彩丰富的开花植物会受到更多关注。”

  原本研究小组估计,受到研究最多的物种中应该会包括更多的濒危物种,但事实并非如此。研究人员认为,这种违反直觉的结果可能对植物科学产生了重大影响。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的植物学家金斯利·狄克逊 (Kingsley Dixon,这项研究的共同作者) 表示,这种对“迷人”植物的偏爱可能意味着“我们或许错过了很多关于植物如何生长、演化和适应的故事,这些故事不同寻常却不为人知。此外,我们可能会遗漏正在迅速走向灭绝的物种,而我们的种子库中甚至没有用于保护这些物种的基本信息。”

  阿达莫还补充说:“结果表明,在选择模型物种时,我们的潜意识产生的影响可能比预想的更强。这不算悲剧,但规划未来的工作时一定要考虑到这一点。”这项成果也与此前的研究结果相呼应:不论数量是否稀少,色彩鲜艳、更具魅力的哺乳动物和鸟类在动物保护和筹款活动中总会受到更多的关注。

  墨尔本大学的环境心理学教授凯瑟琳·威廉斯(Kathryn Williams,并未参与这项研究)表示:“对于更广泛的植物保护和环境决策而言,这样的偏见可能导致的后果十分值得重视。”她还补充道:“物种数据的可用性和证据的强度都十分重要,可能会影响一些艰难的决定,比如应该为针对哪些植物的研究拨款,为哪些植物提供保护。”

原标题:植物学家也是颜控但这会造成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