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是良药还是吗啡

2021-07-19 12:56:18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直播带货是良药还是吗啡

  来源:家电网

  7月9日,两年前在泰国被丈夫推下悬崖奇迹生还的孕妇王女士,在某平台直播间里,开启了第一场直播带货。当天直播访问量最高时达到5万人次,销售额近三百万元。

  直播间中,王女士情绪崩溃,泪如雨下。她表示:“之所以选择生日这天开始我的首场直播,是想把这一次当做我的‘重生’。”

  而6月30日,另外一位“可怜人”—— “杭州保姆纵火案”中痛失妻子和三个孩子的“林爸爸”林生斌官宣结婚生女,随后被曝一直在网上卖着“爱妻”人设骗取同情,赚得盆满钵满,还涉嫌诈捐。数据显示,自去年10月以来,林生斌每场直播的销售额都在500万元以上。

  此外,还有此前闹的沸沸扬扬的“江歌案”的死者母亲江歌妈妈,也在抖音上开启卖货直播之路。

  昔日有罗永浩直播卖货还债,今日有话题受害人靠直播赚钱。直播带货似乎已经成为一个绝佳的流量变现平台。

  流量人物齐聚直播平台带货

  日前在接受采访过程中,前锤子科技CEO,现交个朋友直播间带货主播罗永浩称自己的还款进程远超预期,预计到今年年底可以还清6亿债务。

  除了罗永浩外,潘长江、赵薇、柳岩、郭富城、董明珠这些公众熟悉的话题人物纷纷出现在人们的小小的手机屏幕里,卖力地为大家推销自己带的货。

  甚至有一位64岁老戏骨张晨光在直播间被人骂是“晚节不保”,留下伤心的眼泪。

  这样的情形,有位网友这样总结道:“要是哪个明星没有被电商公司邀请带货,只能说明你不够红!”

  流量变现 年入上千万

  据悉,一网红主播廖某靠直播年收入达到上千万元人民币。这是她因为带假货被警察逮捕时主动供述的。据这位廖主播的供述,她并不关心自己带的货是真是假:“展现商品的时候,一般商家都会把logo撕掉,然后我们穿在身上展示。我主要是通过搭配来引导粉丝。我们真的是法律意识太淡薄了,真心地认错。”

  这位不知名的廖某还不是明星,已经年收入上千万,那么那些知名的流量人物,其能从商家那里收到的“出场费”就可想而知。根据蝉妈妈数据显示,罗永浩 2020 年总共卖出 1349.14 万件商品,销售额高达 20.5 亿。

  从抖音旗下的广告投放平台星图来看,有的主播的价格已经高达12万一小时。

  以抖音带货的“销售额+音浪”的盈利模式为例,如果每场直播“音浪”却基本在1万起,按照充值比例来算1元rmb=7音浪,主播每晚收入都能在1000+以上。这些都是商家付给抖音,再由抖音分发给主播。

  至于为什么商家愿意付钱呢?飞瓜数据(抖音旗下短视频数据平台)显示,5月25日,抖音头部的TOP5主播通过直播的单次带货销量均在100万元以上,最高的直播带货销量甚至达到了837万元,对比线下实体店日均“破万”已经不错的情况而言,抖音直播头部玩家动辄“百万”的销量,让商家心甘情愿砸进真金白银。

  直播内容,下限在哪里?

  “我甚至连打三审的钱都没有了。”面对镜头,王女士一脸憔悴。作为一个拥有多家饭店、民宿千万元资产的成功女企业家,由于身受重伤和疫情影响,导致所有关系和业务流失。每天入不敷出的财务问题,令她备感无力,捉襟见肘。

  可能是由于林生斌事件的影响,王女士在7月9日那场直播的访问量最高时达到5万人次,最低时有八千余人,当天带货的销售额达到两百七八十万元。似乎并不符合一个流量人物所能带动的人数。

  很有趣的是,很多人都是因为同情而通过购买受害者主播带的货来表达他们对TA的支持。据悉,为了维持自己的“人设”, 林生斌专门跑到九华山超度前妻、捐给永安市一口写着“童臻一生”的水井、还把妻子和孩子们的形象纹在背上……一度触动不少网友,为他多年的深情感到同情和感动。

  除了这种做法外,还有一些主播则是通过博眼球的夸张举动来带货。某红书中35万粉丝的博主,为带货一款卫生巾,直播时就直接从裤子里直接掏出使用过的女性用品,上面沾满了大片的血迹;在带货某款女士内衣的时候,直接解开外套,展示穿在自己身上的文胸……

  有些明星为了直播带货更火也做出一些很出格的内容,比如潘长江为了更好地给美女网红拉粉丝,不但冲着观众们九十度大鞠躬,乃至最终还作出了好多个相近下跪的姿势!一边下跪一边询问工作人员,粉丝量是否有达到预估期。

  现在看来,至少没有相关法律可以管理这些直播内容,而在这些直播上,人们的猎奇心和对庸俗的追求得到极大的满足,购物反而成为次要的目的。

  数据堆砌的美梦

  5分钟售罄300万,一小时带货5000万,一场直播带货3个亿,各种新闻标题在刺激着大家的神经。

  去年双十一前,主播散打哥在某个平台的电商节上,直播带货出去1.6个亿,自称“电商小王子”。

  而一位蛋蛋小盆友,在818时期,商品总销量将近300万,全场销售额3.2个亿,直接干趴两个散打哥。

  而知名的辛巴,在他复出6月14号晚上,全场销售额超过12.5亿。这相当于超过了2010年淘宝商城双11的销售额、6家沃尔玛门店的全年销售额、或343家COSTCO门店一天的销售额。

  事实上,商家也正是看上这“强大”的带货数据,才愿意投出天价的“坑位费”请主播带货。但是这些数据是怎么来的呢?有业内人士表示,刷单就能轻松搞定。转赞评、粉丝数、播放量都可以刷,比如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一共只要30元。而卖货量呢?则是直播公司通过组织真人进行疯狂地下单,事后再退货,营造出来的销售额。据悉,一家名家MCN的直播公司,最恐怖的退货率,能高达50%。

  但是主播计算的销售额,是不会将退货率计算进去的。

  有趣的是,广州花都区还为此出台相关政策,主播带货5000万就能有50万的购房奖励,还能优先享受子女入学政策。

  或许是2020年的疫情太过于恐怖,大家都需要一点安慰剂来麻醉自己。只是谁知道这到底是良药,还是容易上瘾的吗啡呢?

原标题:直播带货是良药还是吗啡